最熱評丨掃樓募捐,水滴籌如何守住公益本位

每單最高提成150元,

月入過萬,末位淘汰……

互聯網籌款平臺“水滴籌”

在超過40個城市的醫院派駐地推人員,

他們常自稱“志愿者”,

逐個病房引導患者發起籌款。

下載 (1).jpg

  記者還發現,地推員們對募捐金額填寫隨意,對求助者財產狀況不加審核甚至有所隱瞞,對捐款用途缺乏監督。

  【水滴籌醫院“掃樓”:這種操作消耗愛心】

  網絡個人大病救助,幫助了很多因貧困而無法得到救治的人,水滴籌平臺官網顯示,已為患者籌到200多億救命錢。這值得肯定,畢竟救了不少人。然而,曝光出不規范的“掃樓式”籌款方式卻會消耗愛心,如果得不到抑制并根治,則可能會“毀”掉水滴籌,進而影響到網絡救助,這是需要警惕的。

  據水滴籌解釋,之所以組建線下服務團隊,是因為發現一些年紀偏大、互聯網使用水平較低的患者,在陷入沒錢治病的困境時,還不知道可以通過水滴籌自救。水滴籌不希望任何一名有需要的大病患者錯失自救機會,因此組建了線下服務團隊為他們提供相應的籌款支持服務。這出發點值得肯定,事實上,這種情況也存在,也需要相關工作人員“面對面”交流,同時,相關工作人員獲得一定的報酬也是無可厚非的。但前提是操作必須“規范”,否則,相關工作人員則會將這項充滿公益的事當作“生意”,為了自己的“業績”,為了自己的“利益”,會不斷鉆漏洞。這偏離了救人的宗旨,也是公益事業的大忌。這一方面需要管理者有“預見性”,從制度層面防范出現不規范行為,從監督層面防范出現行為偏離軌道;另一方面不能忘記公益初心。像末位淘汰的做法,就很容易扭曲籌款行為,公益行為也隨之會發生變異。

  因監管疏漏,以水滴籌為代表的網絡個人大病求助平臺還頻頻曝出“詐捐門”。如女子詐捐得錢后炫富,德云社演員吳鶴臣有車有房也募捐等。這早就給了水滴籌敲響了警鐘。做公益,最大的保證是“信任”,而信任極容易被“毀”在一個個小細節之中,像這種對募捐金額填寫隨意,對求助者財產狀況不加審核甚至有所隱瞞,對捐款用途缺乏監督,哪怕只是幾個地推員做了,也會引發很大的震動。的確,對于真正的、求助無門的困難病人,這種眾籌方式確實有很大的幫助。有人主動上門幫助,對于他們來說就是福音。所需要做的不是完全取消這種愛心方式,而是“規范”。水滴籌應該創新愛心方式,但前提必須“規范”,從制度層面的“規范”到操作層面的“規范”,對于工作人員的行為要實施“全程監控”,唯有“規范”,唯對公益行為的每一個環節都保證“規范”,才不會出現消耗愛心的事。公益,絕不要讓好心人寒了心。(四川在線 王軍榮)

  【“水滴籌”需厘清公益與商業的界限】

  “水滴籌”地推員在醫院掃樓籌款,按照有效單數提成,這種模式跟其他推銷員類似,都是采取陌生拜訪、掃樓、促成等方式,達成簽單。只不過,與其它商業性行業不同,“水滴籌”是打著公益旗號,進行網絡愛心募捐救助,屬于網友互助模式。可如此以地推掃樓、KPI考核的營銷操作,則就與商業模式沒啥區別了。

  據了解,水滴籌打出的標語為“籌款不收手續費”。這就引起公眾的疑問,水滴籌是靠什么盈利?據水滴籌官方信息,累計籌款金額多達200余億元,資金沉淀帶來部分利息。同時,水滴籌以自動跳轉或鏈接的方式將用戶引流至水滴互助或水滴保,引導用戶購買商業保險,實現流量變現,這也是其收入的一大來源。而且,據水滴互助官方公眾號,水滴互助于2019年3月1日開始收取管理費,這些費用自然也落入了水滴籌的“腰包”。

  由此可見,水滴籌并非純粹的公益組織,本質上仍然屬于商業機構。在其所搭建的保障體系里,公益籌款起到了宣傳效果,并擔負了引流作用,理論上公益籌款發起人越多、籌款額度越高,愛心用戶也就越多,水滴籌流量變現也就越大。

  水滴籌打著公益旗號,利用地推籌款牟利的做法,不僅偏離了公益軌道,亦存在管理失職,其放縱地推員亂作為,以及放松信息審核、善款用途信息不透明、編造悲情故事等問題,則破壞了公益規則,在這種情況下,水滴籌屢屢被曝光“消費愛心”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
  近年來,網絡募捐平臺頻頻曝出“詐捐”事件,如女子詐捐得錢后炫富,德云社演員吳鶴臣有車有房也募捐等,均引起了公眾質疑和輿論批評,紛紛要求監管部門加強對網絡募捐亂象的整治,規范平臺的募捐行為。這也提醒平臺要加強信息審核制度,不能只顧賺錢而放松管理,需要厘清公益與商業的界限,采取合理的分管措施,否則一再上演的“詐捐”事件,會消耗掉公眾的耐心與愛心,最終令平臺反受其害。(齊魯晚報 江德斌)

  【掃樓募捐,水滴籌如何守住公益本位】

  水滴籌采取末位淘汰的管理方式,籌款顧問一個月最少得完成35單,否則就會被淘汰。為“搶占市場”,籌款顧問對募捐金額填寫隨意,對求助者財產狀況不加審核甚至有所隱瞞,對捐款用途缺乏監督。這段視頻曝光后,各種口誅筆伐紛至沓來。11月30日,水滴籌回應稱,已第一時間開展相關情況排查,即刻起線下服務團隊全面暫停服務,整頓徹查類似違規行為。

  據水滴籌官網介紹,自上線以來,水滴籌已為大病患者籌得200多億元救命錢。哪怕打個對折,也是助人無數,功德無量。一件事情,從不同角度來看,往往結論不同。如果水滴籌沒有采取提成和末位淘汰制,籌款顧問即志愿者挨家挨戶查訪患者,為需要的病患發起網上募捐,也可以說是在做善事。所以,有人認為,問題不是出在掃樓募捐,而是出在流程監管,水滴籌應做好真實性審核,確保求助者真的就是需要救助的人。

  但我想指出的是,根子并不在于團隊管理或求助者真實性審核,而是水滴籌的商業邏輯導致了今天的困境。水滴籌不是純粹的公益組織,而是一家已經引進C輪融資的商業公司,僅今年上半年,水滴籌融資總額已接近16億元。這決定了,水滴籌不可能單純從事公益慈善,而需要有清晰的盈利戰略和變現能力。

  參照目前國內類似互聯網籌款平臺的運營模式,水滴籌的盈利和變現能力,一是利用捐款沉淀資金進行資本運作,二是從募捐款項中提取管理費用和傭金,三是將平臺注冊用戶轉化為商業服務對象,例如向他們推銷保險,此外還有來自對用戶數據的深入挖掘轉化,等等。但無論是哪種方式,水滴籌都需要獲得越來越多的用戶,才能在這基礎上實現商業轉化。

  這樣的話,落到籌款顧問頭上的任務,只能是不斷引入新的求助者,這樣才能吸引更多的捐助者/用戶。那么,求助者和捐助者的公益訴求與普通的商業需求,最終必然產生沖突和矛盾。為什么籌款顧問會“放水”,放低求助者門檻,因為不這樣他們就無法完成平臺的任務要求。也就是說,這一根本矛盾不解決,哪怕這次整改到位,過不了多久,一定又會發生新的問題和矛盾。

  不過,這樣說并不是要徹底否定以商業方式推進公益慈善事業的模式。商業手段是激發慈善積極性的一個重要因素?;チ際踉嚼叢較冉?,也為傳統公益慈善轉型提供了廣闊前景,應當允許和鼓勵互聯網公司、商業組織積極摸索和嘗試新的公益慈善模式。只是在商業手段和公益慈善之間,應當建立一道防火墻,不能讓商業化直接介入公益活動,確保公益慈善不走形、不變味。

  要做到這點,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困難,就是負責商業變現的部門與負責公益運作的部門應該區隔開來,不能拿商業邏輯和考核制度管理公益團隊。籌款顧問的任務只能是找到那些適合幫扶的對象,幫助求助者在網上發布募捐信息,而不能把求助者當作潛在商業用戶對待。以商業手段驅動公益慈善事業,但不能讓商業敗壞了公益慈善,這是水滴籌目前所面臨的困境與抉擇。只有這樣,類似互聯網籌款平臺才能守住公益本位,蹚出一條新路。(錢江晚報 魏英杰)

a0bba40b935f489e302e64495f2b2604.jpg

  來源:四川在線、齊魯晚報、錢江晚報(略有刪節)

責任編輯:韓慧

最熱評

進入欄目
欄目推薦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法律聲明 | 網站地圖 |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-2020 地址:海南省??謔薪鹋搪?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:(86)0898-66810806  傳真:0898-66810545 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瓊字001號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瓊B2-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: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:46010602000273號
本網法律顧問: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
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